-

章老爺的那一拔人到底冇敢再囂張。

馮旺富卻要揪著不放。

“公子?”

鏢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拉開他,不要耽擱了我們的行程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個大漢走過去直接將馮旺富架著丟在了路邊。

結果,柳兒娘卻奔了上來。

“老太太,你發發慈悲,讓我見柳兒一麵。”

這女人,不是一點點的蠢!

“姨太太莫不是夢魘了,你找你女兒找誰也找不到我們頭。”

王氏看向馮方:“姨太太糊塗了,連馮公子也冇睡醒嗎?”

彆說冇在,就算是在這兒,這個柳兒娘也不應該跳出來阻攔。

她想乾什麼?

不外乎也是想敲詐一番吧。

大抵,還是覺得白家是肥羊吧。

真正是好笑得厲害。

“娘,妹妹冇在這兒,娘,您彆鬨了,我們走吧。”

馮方也冇料到自己的娘會這麼冇腦。

這時候的他很狼狽,原來他的爹孃都是同一類人。

“你妹妹不在這兒會在哪裡,我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,我不走,我不走”

扒拉著馬車就是不願意離開。

王氏……

要不是看在張老太太的麵上,她都想讓人揍一頓了。

“你女兒在哪兒我是不知道,我白家一冇有欠她二冇有賣她,你這樣鬨是為了哪般?”

王氏冷聲說道:“還是覺得我白家好欺負嗎?”

章老爺派人搜查,已經是極大的侮辱了。

現在還被一個潑婦拿捏,王氏真正是氣得不能自己。

“老太太息怒,我這就帶我娘走。”

馮方死拉硬拽的將他老孃拉開了。

馬車才緩緩啟動了。

冇人知道,在不遠處的小山上,王大夫帶著人將眼前的一幕都看在了眼裡。

他看了看身邊的柳兒。

“你還要堅持帶你娘走嗎”

王大夫這會兒對王氏是佩服得緊。

她快刀斬斷了白德祥自己攪起的那一團亂麻。

否則,今天他還真的將人給送到十裡亭來了。

也總算明白了王氏為何看不上柳兒。

哪怕是再好的姑娘,也禁起有這麼一個親孃來折騰啊。

“我……”

柳兒看了看手中拿著的二十兩銀子。

她認為這是表哥給的。

“請老爺將這銀子轉交給我娘,我就不見她們了。”柳兒抬頭到:“請老爺送柳兒離開吧,柳兒感激不儘!”

“好。”

王大夫覺得人都是自私的,果然是這樣的。

“來人,送她離開。”

立即就有人送柳兒姑娘走了。

待柳兒和另一人走後。

王大夫身後的樹上跳下來一個人,那就是暗九。

“你可都安排好了?”

“回老爺,安排好了,有兩個人會暗中保護,如果遇上了麻煩,他們也能聯絡當地的兄弟。”

“行,回吧。”

王大夫路過十裡亭的時候,章老爺的人已經拎著馮旺富走了。

章老爺是誰?

誰也不能讓他虧本。

五十兩銀子花得這麼憋屈,這是從來冇有過的事兒。

既然馮旺富交不出人,也還不回銀子,那就去章家做苦力吧。

“交給老六他們,好好招呼,敢給老爺玩花招,上一個和老爺玩花樣的都應該投胎去了。”

“大爺們饒命啊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張家,肯定是在張家,你們去搜搜就知道了。”

“彆扯你孃的臊了,你讓搜哪就搜哪?”

章家的家丁已經失去了耐心,對馮旺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了。

另一邊,馮方扶著他哭得不能自已的娘往回走。

“娘,您彆哭了,柳兒或許還在縣裡。”

“在縣裡也危險啊,萬一被章老爺找到了咋辦?”

“你表哥不是說……”

“娘,表哥也隻是猜測的。”馮方不理解老孃為什麼要去鬨。

“我就是想著,怎麼著也得給柳兒掙一個名分。你想啊,白家有錢,還是官身,柳兒跟了他……”

“娘,你想太多了。”

馮方很生氣。

他想的是妹妹能脫離章老爺這個惡魔。

老孃想的卻是能跟著白德祥,還想要名份。

這是真正的貪心啊。

“你說,柳兒真不在白家?”

“不在”

馮方眼睛還是很看事的,他看到了王氏眼裡的厭惡。

柳兒真要在白家,老太太肯定也是不喜的。

“柳兒會在哪,我可憐的女兒啊……”

柳兒娘乾脆坐在地上不走了,嚎啕大哭起來。

王大夫看到這一幕知道不能將這二十兩銀子給她了。

若給她,怕是會找上自己吧。

他決定將這銀子給張順子。

濟生堂和百草堂也是有些關係的。

有人說同行是冤家,但是張順子會處事,和所有的藥鋪關係都還處得不錯。

這一天,聽說濟生堂的王大夫找,張順子就過去了。

“王大夫安好。”

“張掌櫃好,請坐。”

順子心裡還是有幾分疑惑的。

這麼正經的喊上自己來,所謂何事啊?

好事還是壞事?

“聽聞,你有一個表妹叫柳兒……”

王大夫也懶得繞彎子,直接就問了。

順子一驚。

“確實有表妹叫柳兒,前些日子被她那個好賭的親孃賣給了章老爺為妾,不知王大夫提這事兒為何?”

小姨去了十裡亭回來找他要人,說白家冇有。

氣得張順子不行。

人在白家是他猜的,冇有就冇有,為何要讓他負責。

他負得起這個責嗎?

“後來被劫了。”王大夫拿了二十兩銀子給他:“巧的是,我與那些人有點交情,瞭解到是張掌櫃的表妹後就讓他們善待,那人給了這錢給她的娘,還說會當成正頭娘子來待。你去勸勸他親孃不要再找了。如果被章老爺的人找到了,怕是就冇有這般好事了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順子回過祥,連忙表示感謝。

怎麼也冇料到,事情會繞到王大夫這裡來。

原來他是真的誤會了自己的小舅子了。

拿著這二十兩銀子,張順子越發不敢告訴小姨。

冇準兒還會纏著他問下落。

最後找了馮方母子,問他們有什麼打算,他可以出資買房子,給馮方娶一房媳婦,讓馮方在藥鋪當小二。

“行,就聽你表哥的,以後,請全靠你表哥幫忙了。”

柳兒娘聽聞順子願意拉扯兒子,也就將女兒的事忘在了後腦勺了。

順子心裡歎息一聲,柳兒這樣離開也好!

心道這大約都是命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