悅張小說 >  盜墓筆記搬山派 >   第1586章

-

把頭給自己點了根菸提神,他道:“大膽猜一下,如果我冇猜錯,應該是佳木斯精神病院的某個看門人快不行了。”

“那些看門人,有幾個都很老了,如果老的看門人死了,找不到新的看門人接替,那佳木斯精神病院有可能會暴亂。”

把頭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?

因為此事並非空穴來風,回想往事,有蛛絲馬跡可尋。

早在幾年前,長春會高層就派人來找過折師傅,並明確表示,想讓他接替某個人的工作,去佳木斯精神病看大門。

看門人有多牛逼?我想隻有親自去過精神病的人才能清楚,目前我隻能想象!那裡是個什麼地方?都是什麼樣的人被關在裡頭。

“等等......”

聽了把頭的話,我疑惑問道:“春姐,那天有冇有陌生人拍過你肩膀?”

阿春搖頭:“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記得了。”

“那就對了!”

我激動道:“理髮館那個男的叫管三建!可能那一男一女就是被他扭斷的脖子!然後在嫁禍給春姐說她殺的,這樣春姐就壞了長春會規矩!一切都順利成章了!”

一個人被拍了花子,根本不記得那段時間自己跟誰走了!去過哪裡!以前有些人販子就是這樣乾的!

我猶豫片刻,和把頭一商量,鼓足勇氣打了個電話。

“喂?”

電話中的聲音蒼老,但中氣十足。

“乾爺,您吃了嗎?是我,還記得吧?項雲峰。”

“原來是你這小子啊!我看是個陌生手機號,還以為是誰,你找我乾什麼?”

“我換手機號了,乾爺,我想問兩件事,您要方便的話就說,不方便就不用說了。”

“嗬,搞什麼?小子你問吧。”

“恩,第一件事,佳木斯精神病院,是不是有看門人不行了?或者是已經不在了?”

電話中,乾爺沉默了。

他冷聲道:“這件事我不清楚,好了,你另一個問題是什麼。”

我看了眼把頭,馬上問:“你們長春會裡有個人叫管三建,這個人什麼身份來路。”

“管三建?”

乾爺語氣聽起來很驚訝,他道:“這人外號叫三更天,安徽宣城人,手很重的,他在會裡名聲不好,主要替會裡乾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兒,你們不要招惹這個人,要不然,可能會睡著覺被扭斷脖子啊。”

謝過乾爺,我掛了電話。

事情基本透明瞭,現在問題就是給錢還是火拚,長春會也玩下三濫,這擺明是打小的找老的!

事情接下來怎麼解決,要看一個關鍵人物的態度。

折五。

是順水而上,接替某個老人,成為佳木斯精神病院的新看門人?還是逆流而下,按照自己的本意行事,我們都不能強迫他。

那麼,關鍵人物折五,他現在人在哪裡?他在乾什麼?電話打不通,我們聯絡不到他!

不過阿春說她有一個辦法。

這天晚上,夜色漆黑如墨。

阿春站在倉庫房頂上,她手裡拿著一把強光手電,對著黑暗的天空來回照。

同時,阿春嘴裡不斷模仿發出像百靈鳥一樣的叫聲,這是很高深的口|技。

豆芽仔激動說:“來了來了!快看!”

隻見,天邊緩緩飛過來一群小鳥兒,什麼品種都有,這些小鳥飛過來,都圍著半空中的手電光盤旋轉圈。

阿春嘴巴不停,抬頭看著這些小鳥兒繼續模仿鳥叫聲。

不多時,一隻通體黑色,頭上有撮白毛的小鳥飛下來,落到了阿春肩膀上。

阿春將一小卷信紙,用皮筋綁在鳥脖子上,輕聲說:“拜托了,去找我師傅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