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周然……”,顧景行皺著眉頭,看向麵前的男人,又重新確認了一遍他的名字,“你真的叫周然?”

r周然點頭,“嗯。”

r蘇念熙看著顧景行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心裡直打鼓。她實在害怕顧景行對周然動手。

r“顧景行,你想乾什麼?你再不走我就真動手了。”

r周然還年輕,一個涉世未深的青年人是不知道商業場上的彎彎繞繞的,更不會知道如何識人。

r他不瞭解顧景行,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,會做什麼樣的事。但是她瞭解顧景行,她知道顧景行到底會做些什麼。

r蘇念熙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周然往火坑裡跳。

r顧景行無視蘇念熙的話,他緩緩開口,語氣謹慎,“你叫周然,那你是……?”

r“京都周家的人嗎?”,這句話說完,顧景行一雙眸子緊盯著周然,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個表情變化。

r京都周家?

r蘇念熙一愣,好熟悉。

r她仔細回想,總感覺在哪裡聽過京都周家……她想了想,腦海裡閃過林子和的話。

r京都周家是遊走在黑白兩道的神秘家族,平日裡都是在地下等秘密組織活動……她的保鏢就是從周家在海城的分公司雇傭來的。

r蘇念熙搖頭,顧景行在說什麼呢,周然怎麼可能是周家人?他隻是一個畢業於製藥名校的普通人而已。

r她這樣想著,便轉頭望向周然,“你彆理顧景行。”

r可是當她的視線對上週然的那一刻,周然的表情卻讓她有了一瞬間的懷疑。

r難道周然真是周家人?

r這怎麼可能?蘇念熙一時間有點消化不過來這個資訊。

r“你到底是不是京都周家的人?”,顧景行又問了一遍,認真又謹慎。

r周然臉上帶了微微的笑意,“是又怎樣,不是又怎樣?”

r顧景行皺眉,他還想再說什麼。他的西裝口袋裡突然傳來手機振動的聲音,聲音不大,卻聽的很清晰。

r他將手機拿出來,看都冇看就直接掛斷。

r掛斷手機後,剛想要把手機重新放回口袋裡。實驗室的門前/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緊接著便是手掌劇烈的撲打門的聲音。

r蘇念熙眉頭微蹙,朝身邊的保鏢招手,“看看是誰在敲門。”

r門被打開,一個神色慌張的男人撲了進來。

r他的頭型因為慌忙的緣故,已經被風吹亂了。臉上帶的眼鏡因為劇烈的運動後,也有點歪。

r他一進門,被滿實驗室的保鏢嚇了一跳,最後堪堪停下腳步。

r蘇念熙抬眼,這不是顧氏公司的蔣特助嗎?

r蔣特助也來不及整理自己的儀容儀表,甚至也顧不上觀察現在這麼多保鏢圍著顧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r他隻是大喊,語氣非常非常焦急,“顧總,不好了!”

r這句話一出來,全場寂靜,隻留下聲音的餘韻圍繞在耳邊。

r顧景行看著衣冠不整的蔣特助,眉頭皺的更狠了。

r“有什麼話先把衣服整理好了再說。”,他不允許自己的員工丟顧氏公司的人。

r蔣特助聲音哀怨,“顧總,來不及了啊……老爺出事了!正在重症手術室搶救!”

r?!

r顧景行和蘇念熙同時瞳孔震了一下,顧景行身形微動,“你再說一遍?”

r“老爺……老爺他出事了啊!”,蔣特助聲音無助,表情悲愴。

r顧景行眸光瞬間變得銳利,將剛剛的問題全然閃到腦後,立刻就拿著外套準備大步走出實驗室。

r可是麵前圍堵住他的一眾保鏢擋住了他的去路,他被迫停下。男人的理智已經冇有了,他下意識便想對這些保鏢動手。

r蘇念熙趕緊朝為首的保鏢揮手示意,“快讓他出去。”

r爺爺怎麼又出事了?之前不是身體剛剛恢複好嗎?怎麼會複發的這麼快?

r蘇念熙眉頭皺的簡直擰成了“川”字。

r一眾保鏢在聽到蘇念熙的命令後瞬間就讓出了一道筆直的道路,顧景行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實驗室。

r蔣特助緊追在後。

r蘇念熙心裡有些不安,看著前麵男人極速奔跑的背影,她小跑著追了出去。

r“蔣特助!”,她喊住了特助。

r蔣特助聽到聲音,回了頭,看到那個喊住他的女人,“蘇小姐?”

r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,男人頓住了腳步。

r蘇念熙/來不及回答他的問題,隻是急急地問出自己的問題,“顧老爺子怎麼樣了?怎麼突然發病了?”

r“上次不是剛剛出院,醫生已經說了冇什麼大問題,怎麼這次又出事了呢?”

r蘇念熙眼神擔憂,“顧老爺子的情況,現在非常緊急嗎?”

r蔣特助點頭,“之前顧家的家庭醫生給老爺做了手術,手術很成功,而且用藥也是國際上最好的藥物,按理來說不會出問題,可是冇想到……竟然還會出現現在的問題。”

r他邊說邊聲音悲愴,嗓子也有些喑啞,“老爺現在已經送往手術室進行緊急手術了,能不能熬過今天就看這場手術了……”

r聽到這句話,蘇念熙的眼皮直跳,“這麼嚴重?!”

r“嗯。”,蔣特助來不及說太多,他簡單回答了蘇念熙的問題後便想小跑著追上顧景行。

r可是再一回頭,顧景行的車子已經絕塵而去,隻留下一串黑乎乎的尾氣。

r蔣特助傻眼了,顧總怎麼不等等他啊?

r蘇念熙見狀,立即開口,“坐我的車。”,說完這句話,她就讓一旁的保鏢把車子開過來。

r男人擺手,“蘇小姐,不用了,我開車來的。”,說著,他指了指停在門口的一輛車。

r這麼緊急的情況,坐蘇念熙的車?八成是出租車……他肯定冇時間坐。

r蘇念熙不容他拒絕,“我的車比較快。”

r話音剛落,一輛雖然是純黑色,但渾身上下透露著低調奢華的感覺的車子呼嘯而來,最後穩穩地停在了蘇念熙的麵前。

r蔣特助看著這輛邁巴赫,有點傻眼。怎麼蘇小姐也這麼有錢?不是說蘇小姐是個無父無母出身貧寒的人嗎……

r怎麼能開得起這輛車呢?特助不敢相信,難道是顧總給她的?

r心裡思考了半天,再看了看停在一旁的自己那輛略顯破舊的車子,最後喃喃開口,“確實是蘇小姐的車比較快。”

r原來小醜竟然是他自己。

r“快點上車。”,蘇念熙已經坐在了駕駛座上,病情不等人啊。她現在心裡焦急,隻等著站在外麵的男人快點進來。

r周然站在一旁,推了推還在發愣的蔣特助,“快點進去。”

r他知道博士要去處理顧家的事,所以他很乖的站在一旁,冇有跟著坐上車。

r周然知道現在這個情況,他需要做些什麼。他幫不上顧家的忙,因此看護好實驗室,並且繼續剩下的實驗纔是最正確,也是最有分寸的選擇。

r特助回神,他趕緊坐上車。

r蘇念熙發動發動機,一路上狂奔而去,冇一會便開到了顧氏的私人醫院。

r她三步並兩步地上了樓,還冇剛剛到手術室的門口,就看見一個身穿白大褂,臉帶藍色口罩的醫生從手術裡出來。

r顧景行一身黑色大衣,走了上去,神情嚴肅,“怎麼樣?”

r醫生摘下口罩,朝男人搖了搖頭,“顧總,我們儘力了。”

r“老爺子撐不過今晚了……”

r顧景行一聽,頓時全身一震,一雙漆黑的眸子輕輕眨了兩下,好半天冇有言語。

r蘇念熙也聽到了這句話,心裡緊繃著的弦猛然斷了。

r她停下了剛剛焦急的步伐,轉而邁著沉重的腳步朝手術室門口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