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查了監控,冇看到買家的露臉,從那個包廂經過的,隻有一個小孩,我肯定他不是買家。”

“小孩?”蘇清國冇當回事,他眼睛發寒,越發覺得這個買家藏著掖著,故弄玄虛。

他到底是誰?買下厲氏莊園要乾什麼,是為了幫厲振沉,還是要對付蘇氏?

“你派人盯著厲氏莊園,既然他買了莊園就會出現的,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跟我作對。”

蘇清國寒聲道。

-

與此同時。

拍賣會一處僻靜的休息室。

墨寶賊兮兮的揹著小電腦包進屋,陪著奶奶坐下來,

他又朝門口望瞭望,“奶奶,我已經和拍賣經理人交接付錢了!爺爺他剛纔到我們的包廂,想找買家呢!

您真的不肯透露任何資訊,告訴他,就是您用私房錢買下厲氏莊園了嗎?”

沈棠在他清澈的注視下,蒼白的臉莫名有些微紅。

她掩飾著,手捏著衣袖,“墨寶,你不要說。

我怕說了,你爺爺會不同意,會讓他很尷尬!”

“而且,這錢是你爹地為我存的基金,如今我全部挪用了,他若知道了,也要生我的氣。”

墨寶的大眼睛咕隆地眨,“可您是全心全意的幫爺爺呀。

厲氏莊園我估算了市值的,頂多一千億的樣子。

您是故意多出了錢,剩下的一千億,是不是想給爺爺重振公司呀?

這不也是,變相的在幫渣爹嗎。”

沈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捏捏他的小臉蛋,“就你聰明。

不過,墨寶,奶奶謝謝你,懂事的孩子,你肯不計前嫌,在和你爹地也冇那麼熟的情況下,偷偷地幫我。”

“這和渣爹沒關係!”墨寶搖搖頭,拎得清,“我雖然並不想幫厲家。

可我對奶奶您的話,還是言聽計從的。

再說了,蘇清國那幫人確實可惡!

爺爺的前妻,還那麼踐踏爺爺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嗬嗬,他們肯定想不到,神秘兩千億買家,竟然是您一個普普通通的人。

蘇清國現在肯定草木皆兵,嗬,就放出這個煙霧彈,讓他猜忌一陣吧。

也好給爺爺喘.息的機會,襯著拿到兩千億,趕緊讓厲氏有點起色。”

沈棠正是這麼想的。

剛纔看到厲振沉含恨切齒,他是風光了一輩子的人,年老之際卻要出來遭受蘇清國和蘇琴的謾罵嘲笑,她心裡很疼。

老實說,厲氏變成這個樣子,有北琛推脫不掉的責任。

沈棠心底歎氣,一個是她兒子,一個是她兒子的父親。

她必須默默地為他們做些什麼。

她想看到厲振沉,再度意氣風發,想看到他讓蘇琴蘇清國後悔。

隻要能讓他稍微開心一點,沈棠什麼都願意去做。

她壓抑住心底那抹情愫,提著包站起身,“墨寶,成交以後,你爺爺恐怕還會想找到買家,聯絡這邊的助理,你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