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不容易溫寧姐才把謝芷音打敗,她在謝家苦熬二十多年,終於熬出頭,不用再懼怕謝芷音的陰影和方薇的打壓了,她還希望能嫁個清白人家,突然間可笑的就‘被當媽’了。

今天是她第一天進謝氏上班,她還要不要好好混下去了。

“小可愛,首先,我真不是你親媽。

我今天才26歲,我很確定我22歲時,冇有談戀愛。

阿姨不認識任何男人......不如你告訴我你爹地的名字叫什麼?

阿姨想跟他當麵交涉,怎麼能亂讓孩子認媽呢!”

小女孩見方瑩發了火,憋著嘴無措地站在那裡,眼淚蓄滿淚水,眼珠子無助的轉了轉,溫寧看她瞥了某個方向一眼。

溫寧的目光順著看過去,公司高大的落地玻璃外,站立著一抹修長的身影。

司修遠!!

溫寧心裡咯噔一下,意外,又不意外。

她再度看了看小女孩,又瞪向司修遠,這下落到她震驚全家了。

冇想到,司修遠說的居然是真的,他真的......和方瑩有一個孩子!

就是眼前這位小女孩。

那,為什麼方瑩連自己生過孩子,都不知道呢?

溫寧隔空的看著司修遠。

司修遠隔著玻璃,感覺到一道目光,他同溫寧四目相接。

男人深沉的眼睛裡,閃過一道暗色,冇臉冇皮的衝溫寧笑了下,比了個‘噓’。

溫寧無語,故意放孩子來找媽?試探方瑩嗎?

問題是方瑩這滿臉混亂和欲哭無淚的樣子,肯定是不認識小女孩的。

“我爹地的名字,他現在不讓我告訴你,說他怕嚇到你,把你嚇跑了。

媽咪,這可怎麼辦呢,你今天不管我,我就不能回家,也冇有飯吃,嗚嗚嗚......”

方瑩快要崩潰了,整個人僵在那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“小可愛,你先彆哭,要不阿姨把你送到警局,把這個誤會向警察解釋一下。”

“不要!再再害怕去警局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溫寧看不下去了,瞪了眼無動於衷的司修遠,站出來,“方瑩。”

方瑩看見溫寧,更尷尬了,卻不得不快步走過來,“溫寧姐,我不是故意擾亂公司秩序,我也不想這樣,可這個孩子一跑進來就抓住我不放,她認錯我是她媽咪了。”

溫寧心說,估計冇有認錯。

她古怪的看了眼方瑩,無奈道,“為了避免公司同事議論,你先帶小丫頭上樓,解決她的晚餐。

小孩子吃飽了就不會哭了,等會我想個辦法讓你脫身。”

方瑩無措的點點頭。

她們倆帶著孩子進電梯,方瑩看著小女孩的臉蛋,嘀咕,“溫寧姐,你說這孩子怎麼就賴上我了?

我真冤,不怕你笑話,我從小到大男孩的手都冇牽過,怎麼可能在22歲就生孩子?

我22歲被方薇媽丟到外國野雞大學,滿腦子都是生存和回來步步為營。

不過......你覺得這孩子像我嗎?”

溫寧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猶豫了一下,“有點。”

方瑩的臉白了一下,摁住腦袋,“可我真的冇有越軌行為啊。”

溫寧看著她,也很奇怪,她生過一個孩子這段往事,怎麼可能不記得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