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六百三十億就想併購我們厲氏集團,黃總,你做春秋大夢!”

森洋氣惱的聲音充滿冷意,“厲氏就算晶片這一塊毀約了,可我們旗下還有子公司無數,地產,金融,酒店,電商,哪一項行業不是帝都頂尖的領跑者,就你那點錢,你不怕一口撐死?”

“你給我閉嘴,你算什麼東西啊,厲北琛的一條走狗。”

黃總囂張無比的拍桌子,睨了眼大班椅上,始終紋絲不動的男人,一語雙關的嘲諷,“森助理,你以為你還是那個如日中天的大少助理?有些時代,過去了就是過去了。

人啊,得認命!

厲家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中了。”

厲北琛抬眸,滿目陰沉,“給我滾。”

“厲北琛,你彆太端著!你以前是尊貴的厲大少,不把我黃氏放在眼裡,現在嘛,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?

我可是蘇氏二少爺的丈人!”

“弄死我?你可以試試。”男人沉冷的嗓音力透空氣。

高大的身體,猛地站起來。

足足高了黃總一個頭,隔著大班桌,黃總迅速感覺到了一抹壓迫。

厲北琛那雙眼睛,該死的駭人。

黃總怔了怔,惱恨的踢了下他的桌子,嘲諷道,“你給我等著,厲北琛,我會三百億買下你的破公司。”

他說完就大步走出去,到門口時,經過了溫寧。

辦公室門被啪嗒帶的來回打出聲音。

溫寧聽到裡麵,森洋氣怒的聲音傳出,“厲總,這個黃勇是個什麼東西,他居然敢跑到您麵前跟您叫板,還言語羞辱您......

這一定是顧西城在背後推波助瀾吧,他想看您的好戲,更想通過這種方式,吞併厲氏......”

“彆說了。”厲北琛陰沉的打斷,突然抬頭,他看到森洋身後的辦公室門開關間,一抹身影站在那。

男人的喉結刹那似乎結冰,忽而緊張,厲北琛眨了下眸,確定冇有看錯。

他渾身繃滿情緒,忽然低啞出聲,“你怎麼來了。”

森洋還不解其意,直到他回頭,猛然看見溫小姐。

“溫......溫小姐?”森洋震驚地忙走過去,為她打開門。

溫寧捏了下拳,順步走進來......

她感覺到滿世界都是那個人的打量,她衣服下的肌膚,彷彿又刺又燙,又烈又冷,讓她心底深處,忍不住戰栗起來,她也不知道那是害怕,還是不舒服。

她撇開傾城的小臉,摘下連衣帽,露出一頭柔順烏黑的長髮,在厲北琛眼中,她一直是素顏最漂亮。

此刻就是,皙白得彷彿要發光,隻不過櫻唇淡白,杏眸蒙著一層淺淺的憂鬱。

他的心臟在顫動,以至於他需要伸手,捂一下,他沉鬱的望著她,感覺那是悶痛。

“森洋,你先出去。”厲北琛迅速低啞道。

森洋心情複雜地走出去,還貼心地帶上了門。

辦公室裡,兩個人安靜無言的相對。

溫寧滿眸複雜地看著厲北琛,其實兩人從海島上分開也冇幾天。

可是她覺得隔了很久,連厲北琛的樣子,也似乎有些陌生了。

那天晚上他離開時,英俊如玉,霸道如魔鬼,渾身都是意氣風發,得天下的傲然。

可是現在眼前的男人,潔白的襯衫皺巴巴,雙眼更是佈滿血絲,淩厲的下顎都長出了一層淺淺的青茬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