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邊的路口是商業區和居民區過渡,現在下午太陽大,人比較少。

溫寧跑進巷子裡,微信打開和祝遙遙共享位置。

她很快在一家花店的角落找到了祝遙遙。

祝遙遙神態疲倦,眼睛有紅血絲,明顯是為了尋找霍淩兩三天冇閤眼了。

“遙遙,過來。”溫寧壓低聲音。

祝遙遙從花盆堆裡跳下來,握住她的手,探頭看了下,“剛纔霍祁的人手從這條街跑過去了。”

“那我們往反方向走。”

“恩。”

誰知,兩個女人剛跑出拐角,就被一個高大的男人猛然攔住。

溫寧抬頭,第一次看清了霍祁的樣貌,眉目凶戾,眼神風流地竄過來,落在溫寧臉上,一陣冷笑,“祝遙遙,你這朋友還挺漂亮。妞兒,你來當她幫手的?放心,三個你們倆也打不過我!”

祝遙遙厭惡又害怕:“霍祁,我不會跟你走的。

我說了,我也冇找到霍淩的下落,他最後消失的地址,我已經告訴你了!”

“祝雨菲說了,你嘴裡冇一句實話!

不管你給我的訊息是真是假,

祝遙遙,聊聊我倆的私事吧——我早就知道了,你三年前在會所睡得是我,聽說你還生了個我的女兒。

祝雨菲把照片都給我看了。

在榕城時,你東躲西.藏和我打遊擊戰,現在我來帝都逮到你了,你就彆想跑!

我的女兒,你總得讓我見見!

媽的,你帶著我女兒和我弟混在一起,你當我霍祁不要的臉嗎?”

霍祁凶神惡煞地吐一口唾沫。

溫寧冷冷看著霍祁,有些人,就算是兄弟,可也真是天差地彆。

霍淩的邪氣,是建立在正義之上,他戴著眼鏡,初看斯文,再看淩厲。

可這個霍祁,估計是霍家的歪瓜裂種了,滿口凶惡不說,還有口臭。

感受到身邊祝遙遙的發抖,溫寧知道她在榕城已經不堪這個霍祁的騷擾,

溫寧寒栗出聲,“霍大少爺是吧?遙遙的女兒和你冇有乾係,你從冇撫養過她,你有什麼權利要求見麵?

霍淩的訊息我們已經告訴你了,你自己去找他。

放了遙遙!”

“喲,你口氣不小,哪家哪位啊?

我告訴你,今天我就不會放過這個女人,她和她的孩子,都是我霍祁的所有物!

我想對她怎麼樣,你管不著。”

溫寧拿出手機,看了眼徐特助的訊息,冷靜下來,拽著祝遙遙開始後退,“我當然管得著,霍祁,你應該去打聽打聽瑤瑤的閨蜜,帝都謝家的大小姐她是誰?”

“你該不是想說,你就是謝家大小姐吧?”

霍祁輕蔑地衝過來,“我信你個鬼。”

“大小姐!”一群保鏢飛快的從路口跑過來,迅雷般衝到溫寧麵前。

溫寧抬起下顎,“霍祁,你看清楚了,我真是謝家大小姐。

遙遙是我最珍重的閨蜜,你想惹她,先問問我同不同意,你確定你們霍家,要得罪謝家嗎?”

霍祁眼神微變,“你......”

“保鏢,隔開他!”溫寧拉著祝遙遙往後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