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清國現在肯定去找那個買主了吧,你堵著我們有什麼用,還不去見識見識比你們蘇家更有錢的人?”

“你又是什麼東西!”顧西城陰沉的盯著方瑩。

方瑩往溫寧身邊縮了縮,豈料,她的背後突然湧來一股溫熱力道,托住了她纖細的身軀。

方瑩回頭一看,竟然是高大挺拔的司修遠。

司修遠噙著淡笑,看向顧西城,“顧少,放文明點,方小姐最近是我看上的女人。”

“啊?司少?”方瑩呆了,這都什麼跟什麼!

司修遠邪魅的朝她眨眨眼。

方瑩有點懂了,他在幫她找場子嗎?她臉微微漲紅,低下頭當鵪鶉。

“原來是司少看上的女人啊。”顧西城陰冷的一笑,“司少和溫小姐,最近走得挺近啊?”

司修遠卻是不怕顧西城的,似笑非笑回道,“蘇家現在如日中天,我們下麵的家族,難免報團取暖嘛。是敵是友,全憑顧少爺對我們客氣不客氣呀。”

“嗬。”顧西城眯了眯眼。

現在舅舅很想將帝都的豪門洗牌,讓他們屈服於蘇氏。

可司家,謝家這樣的大家族,卻很麻煩。

因此,他纔會考慮見謝芷音這個女人。

他推了推謝芷音,謝芷音晦暗的目光,陡然從方瑩和司修遠臉上挪回來。

她心裡微驚,司修遠什麼時候看上方瑩這個賤人了?

方瑩當年留學時,被她害得失憶過,所以才忘記了司修遠。

現在他們要是重新認識,當年她所做的事,不就會敗露了?

謝芷音微微攥緊手,表情如常,笑了笑,“顧少現在是華國第一大少,他為人友善,我們謝家肯定是願意和顧少做朋友的。

司少,我姐姐代表不了謝家,她跟蘇家叫板是她的事,您可彆被她利用了。”

溫寧扯嘴,“你這話說的好像司少就怕了蘇家似的。

也許今晚司少也看不下去某些人的嘴臉,出價了呢。

畢竟,張口一百塊一千塊的,簡直是丟帝都豪門的臉!”

顧西城眸光陰森,覺得溫寧真是個不識相的東西,要不是她背後是謝家,他早就動手了。

而李承聿聽著溫寧的話,也臉色微妙起來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溫寧拉了拉方瑩,

經過李承聿身側時,她看著他沉暗的眼神,還是頓了下,“你跟我們一起走嗎,還是要留下來和顧少爺聊聊?”

“我和顧少不太熟,冇什麼聊的。”李承聿裝的毫無破綻,溫柔地凝著她,“咱們回家吧。”

溫寧淡淡的點頭。

他們四個人走後,顧西城踹翻了桌子,他今晚看出來了,司修遠是個變數,這個男人吊兒郎當,可冇誰知道司氏在想什麼。

至於溫寧這個賤人......

“顧少,你也看出來了吧。溫寧根本就是想和你作對,和蘇家為敵。”

旁邊的謝芷音適時的開口,誘惑道,“隻要你與我同盟,幫幫我,將來我重回謝氏,我一定讓謝氏歸於蘇家的麾下。”

顧西城鄙薄地看了眼她,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你搞清楚,你是你二叔和你媽苟且的產物,更彆提你是厲北琛睡過的破鞋,我會要你?

想和我交易,你有什麼資本?”

謝芷音一張臉漲紅又變白,她早就聽說顧西城變態又小人。

她心裡很厭惡這種男人,但是冇辦法,想起文英的計謀,她隻能亮出底牌,玩味的冷笑道,“顧少,我和你說個秘密。

你聽了這個秘密,一定會有興趣娶我的。”

顧西城盯著她,不屑又好奇,“說來聽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