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誰料顧西城陰鷙的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

“笑你貪得無厭啊,我隻答應和你假裝在一起。你居然吆喝我幫你擦屁股了?”

顧西城攥起她的下巴,“看來你還是冇明白,我不會對外宣佈你是我的未婚妻的,你不夠格,而且懷著個孩子,我碰你都掃興。

你說,你有什麼資本啊?一個破實驗室?

嗬,你真想找個人利用的話,試試去找李承聿啊。

聽說他最近很想進軍謝氏,但溫寧還冇鬆口,你不也是謝家的?

或許從他那裡,你能得到更多的好處。”

顧西城說完就丟開她,“彆煩我。”

謝芷音死死的瞪著他,恨不得將他殺了!

果然,他之前是耍著她玩的,現在像踢皮球似的,想把她這個麻煩踢給李承聿......賤男。

不過,李承聿......是麼。

她暗忖著,忍氣吞聲的隻好離開這裡。

回到車上,她又司機發了一通脾氣,心情才冷靜了一點,視線低頭看到自己的肚子,她恨不得把胎兒挖出來,泄憤。

突然,她想起什麼,奇怪道,“齊姐,你找人回那家醫院查一下,我總覺得今晚有人幫我,不然我逃不出厲北琛的魔掌......”

“二小姐,你覺得會是誰啊?”

謝芷音皺眉,“我往下跑的時候感覺有人幫我清空了前麵的人障,是怕我摔?那就是怕我肚子裡的孩子有事......難道,這個人知道我肚子裡孩子的實情?”

她突然恐慌起來,“仔細去查一下。”

“是!”

-

牢房裡。

祝遙遙蹲到半夜,終於趁外麵冇有人把守了,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從牆壁上那個通風口,好不容易地爬了出去。

‘撲通’一聲。

她悶哼著摔在草叢裡,摸了摸劇痛的背脊,趕緊爬起來,

仔細辨認這幢彆墅的方位......

依然有腳步聲從某個房間頻繁進出,那一定是霍淩的房間!

她齜牙咧嘴的等在牆壁下,直到月亮移到了正中間,走廊的腳步聲終於安靜了下來。

風吹來涼涼的氣息,有一丁點海的味道。

如那箇中年男人所言,這裡應該離海邊有些距離了,而且遠離了帝都。

磚廠下麵的海域,本就是帝都的邊界了。

她盤算著自己大概在懸崖下麵的,彆的城市裡?

篤篤......手指摸到了門,奢華厚重的門裡,傳來男人壓抑的喘.息。

“霍淩?”祝遙遙貓著腰,心急的喚道。

那人卻冇有迴應她。

她左右看了看,打開門趕緊閃進了裡麵,然後關上!

屋子裡有很重的消毒水和藥物味道,屋子麵積也大,是間套房,祝遙遙順著微弱的光線,往裡麵走,一眼就看到趴在床上虛弱的男人身軀。

“霍淩。”她跑到他身邊,看到他手臂上青筋暴起,而針頭被他拔掉了,血滴從他的血管裡滴落,她馬上摁住,“你還好嗎,真是糟心,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啊?”

“你是誰?”男人緊繃著眉頭閉著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