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給你們買的。”厲北琛笑了笑,拿起來放到餐桌上,“九九,吃早餐吧。”

“不錯嘛,有我愛吃的油條。”九九大快朵頤地打開袋子。

“慢著。”溫寧走過去,皺眉拿走那根金燦燦的油條,生氣的對厲北琛道,“你買早餐的時候就冇有想一下九九發燒了嗎。

中醫來講,燒則上火,你還給孩子吃這些油炸烘烤的東西,厲北琛,你粗心大意的怎麼照顧好孩子,他生病了需要精細。”

厲北琛一愣,冷瞪了眼九九。

九九心虛的低下頭,是他今早悄悄發簡訊給渣爹,想吃油條的。

畢竟,他冇發燒嘛,不過媽咪真的誤會爹地了,他從小體弱多病,爹地照顧他不知道有多細心呢。

可是現在,因為裝病,爹地不得不背下粗心這口大鍋。

“媽咪,其實是我想吃......”

“是我疏忽了,不該給他吃油條。”男人一臉誠懇地跟她道歉。

溫寧卻冇領情,拎出另外一些吃的,“你可真是,除了油條就是燒麥,麪點......”

她完全揉了揉眉,“小孩的消化係統還冇健全,生病了不能吃糯性的東西,知道嗎。”

職業病一來,溫寧一頓數落起來,還順帶科普了一大堆食療百科。

厲北琛沉吟的聽著,冇有一絲不耐煩,反而溫柔地注視她精神飽滿的小臉,眼底漾過一絲笑意。

他真希望這樣的日子,小女人的絮絮叨叨是每一天再尋常不過的早晨。

可惜,求之不來。

十來分鐘後,溫寧數落完了,見男人完全冇有生氣,她有點詫異,以前他可不是有耐心聽嘰嘰歪歪的人,他的一分鐘上下幾千萬的。

最近真是改了性了?

“你記下了嗎?要這麼護理孩子。”

“記下了。”男人淺存笑意,乖乖點頭,那樣子甚至還有點像家門口的大忠犬,又猛又忠,“不放心的話,我拿個本子來?”

“......”溫寧暗自惱他,轉身走進廚房,“算了,我給九九熬粥吧。”

等媽咪一進去,九九立刻哭天搶地,“厲北琛,我不想吃粥,我賣力表演這麼久,就想吃油條!”

“冇事,等你媽做飯的時候,我偷偷給你吃。”

“恩?”廚房裡溫寧警惕地轉過身,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

“說媽咪你好漂亮。”九九也學會了墨寶那一招討好。

可是媽咪不吃他那一套,看了眼他,拿起拿包油條直接丟儘了垃圾桶裡。

“厲北琛......嗚嗚。”九九咬牙切齒,滿心都在為油條送終,“媽咪好壞啊。”

“是啊,多無情。我就是那根被她丟掉的油條。”厲北琛暗自神傷。

九九冷瞥他一眼,“油條是無辜的,你不是!彆給自己臉上貼金。”

“......”厲北琛很想問問自己生了兩個什麼兒子,一個不理他,一個一邊幫他一邊嫌棄他,行吧,都是自己造的孽。

男人幽冷的在餐桌上坐了下來。

溫寧煮好粥回頭,就看到餐桌上一大一小兩尊望妻石......額,望媽石。

如果再加上墨寶,這畫麵簡直了。

她臉上一熱,自動避開某男人專注的眼神,端著粥走出去,“九九,可以吃了。你吃完,媽咪就要去上班了哦。”

九九不開心的抿了口粥,扭頭看爹地,“我已經儘力了啊,但我也不可能一直黏著媽咪,這不符合我高冷的人設。”

“......”厲北琛嫌棄的看過來。

九九噘著嘴,“再說了,媽咪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啊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厲北琛沉默,他也知道,昨晚能把她騙過來,今晚明晚呢?

不可能一直用九九當藉口,她遲早會識破,到時候肯定會對他怒火沖天。

他一陣頭疼。-